第5章 大事化小

第5章 大事化小

不能留,否则,日后必成大患!想到这两年,他指示弟子、杂役,加诸在云暮身上的手段,云飞内心,便生出了铲草除根的念头。

    “杀!”杀意凛然的爆喝声中,神色阴冷的云飞,身形再度飞射而出,双掌幻出无数掌刀,虚空斩劈而出,几个呼吸间,无数的掌刀,便汇聚出一柄数丈长的刀芒,朝着下方的云暮,斩杀而去。

    “嗤嗤!”刀气破空,呼啸声响,数丈长刀,散发出森冷的寒芒,锁定下方云暮的身躯,斩劈而下。

    “不可硬抗,否则,不死也会身受重伤!”

    凛冽的刀气,恍若要斩破虚空,下方的云暮,微眯双眼,念头闪现间,步伐急速交错,身形幻出无数的幻影,在地面辗转闪腾,全速闪躲破空而至的森冷刀芒。

    “住手,你们在做什么!”锁定下方的刀芒,恍若要斩劈虚空一般,阵阵啸声中,一声怒喝,自远处响起。

    喝声中,一位身材高大,银发白须,面貌微显苍老的老人,身形如同流星划空,瞬息之间,跨过数十丈距离,站在云暮身前。

    “胆大包天,竟然敢对同族弟子下杀手,你将家族的族规,当成了儿戏?”

    轻描淡写地挥动手臂,转瞬间在上空形成一只巨大的掌印,将斩杀而至的刀芒一掌拍散后,老人才怒喝出声。

    “怎么是你?”转身,老人的目光,落在云飞的脸上,看清是谁后,白须老者的眉头,禁不住微微一皱,不知道该如何处置眼前之事了。

    云飞,家族的天才弟子,是云家以后崛起的希望所在,是家族现在全力培养的目标!

    一月之后,就是十年一度的云雾山山主之争,云家还指望云飞,能在山主之争中,一举奠定乾坤,为云家夺回失去百年的云雾山山主之位!

    但这么一位弟子,却违背了家族族规,难不成,现在真要惩处于他?

    “见过执法长老!”看到老者的面容,暴怒的云飞,知道事已不可为,强行压住内心的杀机,抱拳为礼!

    “这是怎么回事,你怎么能对家族弟子出手?”念头转动间,白须老者,内心已有决定,绝不能在这个时候,给云飞处罚,否则,耽误了山主之争,他就成了云家的罪人了。

    有了决定,老者口中的语气,便完全转变,将方才明晃晃的斩杀行为,说成是轻描淡写的出手!

    “回禀执法长老,云暮在光天化日之下,斩杀后院杂役弟子!”听到老者前后语气的转变,云飞微微一愣,很快便反应过来,伸手一指云暮,“弟子看不过去,才准备代家族出手,将其绳之以法!”

    “云暮?”听到此处,老者的目光,有些愕然,方才见到二人交手的气势,他还以为是两位踏入了灵轮境的家族核心弟子,发生了争执,这才急忙赶来,阻止双方的交手。

    但现在,却听到一方居然是云暮,老者内心,便感到了极度的惊愕!

    云暮的事情,整个云家,乃至云岚府,谁不知道?曾经的天骄,云家的骄傲,但现在,却仍旧没能凝聚出灵轮,依旧还处在锻体境之内。

    按大陆过往的事例,连续两年不能凝聚出灵轮,只怕今后,他踏入灵轮境的希望,是越来越渺茫了。

    但这么一位弟子,在方才的交锋之中,是如何从杀机凛然的云飞手中活下来的?

    要知道,他们二人之间,可是相隔着一个大的境界!有着这么一个天堑般的差异,云飞要斩杀他,应该不是什么困难之事吧?

    难道,云暮成功凝聚出了灵轮,踏入了灵轮境?

    内心一喜,执法长老急忙转身,凌厉的目光,落到身后云暮的身上,来回凝视起来。

    不对,云暮的修为,绝对没有突破,他的体内,没有丝毫的灵力流动!仅仅几个呼吸,执法长老,就判定出了云暮的修为,依旧还处于锻体境,没有突破到第二个境界之内。

    这实力,只怕在锻体境内,已无对手了吧!清楚了云暮的修为后,执法长老眼中,露出一缕失望,但转眼之间,又爆射出了一缕精光。

    要是云暮代表云家锻体境弟子出战,那一月后的山主之争,锻体境弟子这一个积分,我云家是稳操胜券了。

    唉,左右不过一个杂役弟子而已,又不是云家血脉,死了就死了吧!

    微微沉吟的几息,内心有了决定的执法长老,方才注视着云暮,“云飞所说,可否属实?”

    “回禀执法长老,云飞只是说出了结果,但却没有说出起因!”脑海迅速转动,搜索前身的记忆,知道同宗相残的处罚后,云暮当然不会承认罪名。

    “不论什么起因,同宗相残,就要领受家族的惩罚,否则,族规何在,家法何在?”听到云暮狡辩,一心想将其置于死地的云飞,沉声出口,搬出了族规家法,欲将罪名坐实。

    “呵呵,好一个不论原因!”听到云飞的话语,云暮呵呵一笑,“难道,他要杀我,还不允许我还击?”

    “他要杀你?”一心要将此事大事化小的执法长老,听到此处,急忙插嘴,询问出声,“他一个杂役弟子,怎么敢无视家法,要置你于死地?”

    “这位杂役,依仗某人的势力,在云家后院,作威作福,这事,已是大家众所周知的事情!”

    冷冷的瞥了云飞一眼,云暮才将目光收回,指着湖水对面的的小院,“这位杂役,就在大约一刻钟之前,两次冲入我的居住之地,对我出手!”

    说到这里,云暮收回手臂,转头望着执法长老,“我云暮虽然没有凝聚出灵轮,是大家心中的废物,但是,再怎么说,我也还是云家血脉,是云家弟子!”

    “我想问问长老,是谁给了一个杂役弟子的权利,竟然公然闯进云家弟子的居住之处,胆敢以下犯上,对云家弟子出手?”

    话语之后,没等执法长老出声,云暮再次转过身子,指着数丈之外、前来围观热闹的云家弟子,“我再问问,如果这种杂役,都不该杀,那其他杂役,纷纷效仿,随时随地,都能攻入你们的住处,对你们各位出手,那你们,又该如何处置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