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83章结

第383章结

“砰!”

    “哗啦!”

    楚昊和许二雷两人互相看了一眼,谁那么大的胆子,敢来这里捣乱,就算这里已经换了一个老板,但是,能够在这个时候,买下这家歌厅的人,可不是一般的人家。

    “叫你们的老板出来!不出来的话,哼哼!看见我身后的弟兄们了么?”一个小黄毛举着一个破碎的啤酒瓶子挥舞着。

    “我数三声,你们老板在不出来的话,就别怪我们不客气!”小黄毛环视了一圈害怕的人,手里的啤酒瓶子,随着他的目光也转了一圈。被指到的人,都被吓得一哆嗦。

    “一,二……”

    “诶呀呀,是哪位朋友来找我呢?”小黄毛还没数完,许二雷带着一堆人从包厢里出来,笑眯眯的看着小黄毛。

    许二雷的身材壮实,比这个小黄毛要强太多了,在小黄毛的面前一站,小黄毛就不禁被许二雷散发的气势压住。

    隐藏在角落的楚昊,看着被许二雷的气势震慑住的小黄毛,嘴角微微抽动,暗想:没想到,许二雷还有这种霸气侧漏的架势。

    “咕。”小黄毛压下一口唾沫,微微的吸了几口气,走到许二雷的身前,拿着那个瓶子,对着许二雷骂着。

    “你,你就是收购这家歌厅的人?”小黄毛有些紧张的问道。

    “我不是收购人,我只是代替收购这家歌厅的人的,代理人。现在这里的事物都归我管。”许二雷平静地说道。

    小黄毛似乎感觉到眼前的这个人,并不会把他怎么样,而且也没有动手的迹象,自己应该很安全吧。

    “艸泥马的,我说的是收购这家歌厅的人出来,不是叫你,给我滚开,让那个人滚出来。”小黄毛恢复之前的气势,继续道。

    “我们的老板现在有事情要做,没有时间来管你们。”许二雷的声音带着一点不耐烦,再继续拖下去,今天的营业就被毁掉了,还有可能连带着几天的利润。

    “傻大个儿,你是没听见我之前说的话是吧,既然没听见,那我们就用行动来表示一下。上!”小黄毛对许二雷说了一句,对着身后的人挥了挥手,说道。

    小黄毛身后的人准备四散开来,跃跃欲试的表情说明了他们的意图。

    “我看谁敢!”许二雷大吼一声。

    “都愣着干什么,给我上,别忘了,我们也是有靠山的人!”

    看着被许二雷一声大吼就被吓住的众人,盯着许二雷,大声的训斥道。

    “慢着慢着!”

    楚昊从阴影角落里走了出来,对着双方即将动手的人阻止道。

    看着走来的楚昊,小黄毛疑惑的说着,“你是谁,奉劝你一句,躲远点,到时候伤着你可就不好了。”

    看着小黄毛,楚昊感觉这个人还不错,只对目标,而不对外人,看来他还是有救的。

    “我?我就是收购这家歌厅的人,听说你找我,我处理完事情就过来了。”

    楚昊笑眯眯的说道。

    “原来是你啊,既然这样,那就好办了,我们老大准备买下这家歌厅,但是听说被人半道儿截了胡子,很是气愤,所以打算从你这里接手。”小黄毛看到老板出来了,也不纵容手下的人继续捣乱了。

    “不知道贵方,想要出多少呢?”楚昊问道。

    “唔,这个嘛,我们老板说了,这个地理位置可以,还有一个地下室,但是地方比较偏僻,所以价格会降低很多,准备八九百万收购。”小黄毛看到这个人那么豪爽,也很是豪爽的直接告诉了楚昊。

    “这个,是不是有点,太少了啊?”楚昊轻声的询问着。

    “不少了,我劝你就这样办,否则,别怪我们不客气!”小黄毛威胁道。

    楚昊看着小黄毛,呆愣着想:哟呵,这个小黄毛还不错,竟然懂得软硬兼施,看来要想办法把他挖过来。

    小黄毛看着楚昊一动不动的看着他,眼神惊恐,向后退了几步,看变态的表情,看着楚昊。

    “诶诶,这位小兄弟……”

    “谁是你兄弟,我有名字的,我叫汪明轩,变态!”小黄毛王明轩说着,最后的两个字,说得很是微小。但是,以楚昊和许二雷的耳力,自然能够听见。

    许二雷的脸色通红,表情扭曲,一看就知道是被憋得。而楚昊却带着尴尬的表情看着汪明轩,察觉到身边的动静,瞪了一眼许二雷。

    “恩……汪明轩,我们之间呢,还是需要客气客气的,你说是吧?”楚昊微笑着看着汪明轩。

    “谁跟你……”汪明轩的话还没说完,瞪大双眼,看着楚昊手里的东西。

    只见,楚昊的右手举着一把枪,指向汪明轩的额头,汪明轩看着那把泛着金属色泽的手枪,冷汗从额角划过。

    “我们确实是需要客气客气的。”汪明轩带着一丝的牵强,眼里透漏出豁出去了的神色,仿佛在说‘来吧,不管是什么,我都会承受住的。’

    楚昊抽了抽嘴角,暗骂:这个小比崽子,脑洞怎么那么大呢。

    “不和你废话了,直接告诉我,是谁让你来的,我奉劝你说实话,看见我的手了没,稍微的哆嗦了一下,会发生什么……”

    楚昊不再和小黄毛汪明轩多废话,直接问道,还不忘那手枪威胁着他。

    “大哥,大哥,我说,我什么都说,这…手枪能不能离远点?我害怕。”

    小黄毛哆嗦的问道,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个人手里有枪,但是,他可不敢以命试真伪,万一是真的,他可就白死了。

    小黄毛哆哆嗦嗦的说出了身后的人,他的眼睛一直盯着那把枪,生怕一个不小心走火儿,他就交代在这里了。

    听完小黄毛的描述,楚昊拍了拍小黄毛的肩膀。

    “你现在,就带着这些人在我这儿干吧,你回不去了。雷哥,给他安排个合适的职位吧。”楚昊说道。

    许二雷一听这话,就明白了,楚昊肯定是要对那个人出手了,他急忙出声“昊子,稍微收拾一下就可以了,虽然过来找茬是很不好,但是那个人我也听过,并没有害过人,而且还不时的做过善事,让他明白一下就好了。“

    楚昊走到门口的身影挥了挥手,表示明白。

    一个月后,昊天集团宣布和凌义公司合作,在所有人不知道的地方,一家孤儿院也被重新装修了一下,各种器材被送了进去。

    同月的下旬,楚昊秘密与他的爱人们在某个地点结婚,到场的只有那些熟悉的人。

    晚上,楚昊终于从被灌酒的状态脱离而出,运转了一下力量,酒气瞬间被清除。

    看着床上坐着的几位新娘。楚昊淫笑一声,向着她们扑去。

    不一会儿,令人脸红耳热的声音传了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