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4章 结束篇@沉重的车轮话题

第84章 结束篇@沉重的车轮话题

为了能稍稍照顾到儿子,财威夫妻现在改跑莞城往返湘北市的专线。不谙世事的毛毛,拿了父母的车用对讲机,嘟嚷着说长大了要开卡车!这让财威俩口子感到愕然——童心真稚,父母尚不能给他道出跑江湖的艰辛。夫妻俩在外单干眨眼已有三年,好不容易在老家建了一栋二层毛坯房,手头已经捉襟见肘,根本拿不出钱来搞装修。财威自嘲地说:“管它装修没装修,咱照样可以住上望江楼!”

    养家,还账,装修房子的重压在路上。

    数十年来,中国已成为全球制造业第一大国,贸易第一大国,物流第一大国,当全世界都在享受“质优价廉”的中国制造时,国内的各行各业的价格战已打得鲜血淋漓!物流业更是如此,行业门槛极低,跑货运的车辆越来越多,同行之间竞争没有更高的技巧,只能想尽办法超载,打价格战。

    财威夫妻每天轮班转动,身兼数职,为的只是想多挣点钱。如今每天在公路上来来回回,油钱,过路费,罚款,保险,中介费,部件损耗等,一个月下来,好的时候结余几千元,差的时候是赤字,层层盘剥下,大部分利润被外界捞走了,到司机手里往往是毛都不剩。

    更有一些互联网风投公司(投机商),他们从不遵守合作共赢的游戏规则,一味追求自身的利益最大化,在供需失衡的市场环境下,利用大数据平台,引诱毫无市场定力的货运个体进入套路,让丧失定价话语权的卡车人在网络上互相残杀,以亏损的运价换取回程货,让从业者生不如死。

    起早贪黑下,夫妻俩的脸上越来越少看到笑容。高风险,高成本,低收入,这么多年来,让他们一步步变成弱势群体++,变成了社会底层+++。曾经纯真时代的理想,行走远方的梦想,如今已变成索然寡味,赖以生计的体力活。不如意的时候,财威在网上找人互相倾诉,只有在这种虚拟世界,跑车人才能寻找到些许心灵上的慰藉和归属。同是天涯沦落人,调侃之下,说出来都是泪!财威甚至开始怀疑人生,他夹着一枝烟,烟雾缭绕中,会想起死去的师哥纯礼,他时常会为此感到伤怀。偶尔,他亦感到那是一种解脱。星空下,他点开手机里的那首《爱的代价·李宗盛》……

    还记得年少时的梦吗

    像朵永远不凋零的花

    陪我经过那风吹雨打

    看世事无常,看沧桑变化

    那些为爱所付出的代价

    是永远都难忘的啊……

   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   行业的生存窘境,早已被媒体轮番,长篇累牍地报道。

    2011-2014年,央视经济频道一连数集播出《聚焦物流顽症》和《治不住的公路三乱》。

    2015年4月,新华社记者黄海波,跟大车往返宁波天地物流园与武汉汇通物流港,采写了《家在路上,卡车司机生存实录》。

    2016年3月,在“生活过于平静,乃至乏味”,实在厌倦了各路文化报道的套路下,《南方人物周刊》记者黄剑,搜肠刮肚寻找新故事的时候,在朋友的启发下,心血来潮,麻着胆子坐上一辆大货车从深圳出发,经广东,湖南,重庆,贵州,广西,讲述了“一路行车,吃饭,睡觉,打牌,XX,以及与盗匪周旋的故事”。这样的故事,给大多生活过于平静的人增添了一些提神的色彩。

    《家在路上…》写道:“如果把物流业比作国民经济的一条血脉,那么卡车司机就是一个个运送养分的红细胞”。三千万卡车司机的生计关连着将近一亿数量的家庭人口的生活——卡车司机需要爱!当今,全民享受网络购物的狂欢时代,没有人知道,在双十一,六一八这样的消费盛况下,背后往往是物流从业者一家老小全上阵——这样的劳动场景,在美国,在发达国家是不可能出现的!

   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   2016年4月的一个凌晨。夫妻俩连轴运转了三天两夜,从外地回到湘北市,财威把车子停在了物流园。红莉从出租房把摩托车取出来,俩人在街档早餐摊吃碗捞面。吃面间,说起这趟运输因被贼偷油的产生的损失,红莉向财威抱怨了几句。财威也心生烦躁,反而责怪红莉没看好车,夫妻又因此起了些叽唔。

    胡乱地吃过早餐。夫妻俩骑上那辆“木兰”准备赶往乡下去看儿子。刚一出主路,就前头有交警和协管在检查摩托车。财威心里一惊,自己虽有A2驾照,却并没有摩托车驾照和行驶证。他赶紧把车一拐,准备掉头走掉,不想,很快就被几名协警给截住了。

    夫妻二人担心代步车被收走,一时不愿下车配合检查。这时,有两名协警便开始拉扯财威。

    财威很生气,大声斥责道:“协警有什么权力执法?”

    协警高声叫嚷道:“我们就有权执法,看你又能怎的!”说着就来拖拽财威。财威不从,双方推搡了起来。

    红莉见这般情景,跳下后座,冲上前去,对着其中一名协管员就是一脚。

    岂不知,红莉这一脚不偏不倚,正好踢爆那名协管的Gao丸,只见那协管双手捂着下体,夹着两腿,发出“嗷嗷,嗷嗷……”一阵乱叫。

    这下,捅了马蜂窝。只见一名交警过来,怒气冲冲地指挥众协警一拥而上,把夫妻俩同时摁在了地上,现场十分不堪。

    有围观者,拿出手机来拍摄。

    “暴力袭警,把他们送到派出所去!”警察命令道。

    在派出所,公安列出了他俩三大罪状:1.无证驾驶摩托车2.车辆无牌证3.暴力袭警。

    当阿力接到消息时,财威夫妻二人已被处以行政拘留7天,罚款200元。阿力连夜赶往湘北市,了解情况后,他随即代表肇事方,买上水果礼物,赶往伤者所住的医院,向对方赔礼道歉,并垫付了一笔医药(检查)费。

    阿力在拘留所分别见到财威俩口子。红莉仍不服气地说:“咱根本没必要对他那么低声下气!我只是稍稍一脚,那人可真是撕丫呀,还装模作样躺进了医院!”

    阿力说:“不要再说了,这事儿是咱们有错在先!”他让俩人姑且忍一忍,在里边待上时日。

    数日之后,财威俩从里边出来,耷拉着脑袋,没有了生气。财威的朋友圈力挺夫妻俩,在他们走出拘留所的那天,夏开军等一帮跑车的司机,叫上阿力,特意在馆子里为他们摆酒洗尘。

    “财威,你以前可是个笑料包哇,现在怎么变得沉默不语了?”

    “多大点事呐!”

    “这也不能全怪你们,每个人都有负面的情绪,在遭受压力的时候会迸发出来。”

    “对呀,想当初你们夫妻也是舍己救人的英雄呢!”

    “哈哈,红莉干得漂亮,是咱们的巾帼英雄……”

    财威对大家的厚意表示感谢,他向众人干了一杯酒,说道:“这事确实是咱自己错了,还希望大家不要有样学样!”

    “唉,运价低迷,公路三乱,油耗子偷油,只怪咱在外吃了太多的苦,受了太多的气!”开军说道。

    “市场不景气,钱一年比一年难挣……”

    “……咱们每天都在拿命跑运输,还特么不挣钱……”

    “……都是那些网络平台把运价搞乱了……”

    众人喝酒,打开了话题。阿力听着这群朋友的谈论,不发声。

    夏开军对阿力说道:“阿力,你怎么不吭声?你说说,咱们这些开货车的,究竟是怎样栖身于社会的一个群体?”

    “嗯,这是个压力巨大,乃至风险巨大的职业群体,尤其是在当今‘效率为王’的背景下,社会凾需关注他们的生存状态,不然,这样一个群体带来的危害也是巨大的!”

    “阿力,那你说说,咱们到底是正能量,还是负能量?”

    “额额,当然是正能量啦,你看全国人民的衣食住行,哪一样不需要咱们卡车人的艰苦付出,有时甚至是生命的代价......”

    夏开军又说道:“可咱们忙忙碌碌,风险巨大,却不赚钱!如今,有个MB集团,手里握着互联网大数据,开着联合收割机,来势汹汹,剥光了咱卡车人的内裤,让一群卡车人在清水里裸泳,他却在那里收割劳动者的韭菜,阿力,你是有文化的人,你说这个集团有没有罪?”

    “嗯,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》,这个叫‘滥用市场支配地位’,又称‘劫掠性定价’,垄断企业不顾社会责任,明知市场供需失衡,却仍然在市场恶性竞争的情况下推波助澜,显然是违背法律的!”

    “可他们会说,市场经济,技术无罪!”

    “那可不能这样说,这个就跟B超检查是一个道理,医院用B超治病救人,肯定是好事,是无罪的;但是用B超来鉴定胎儿性别,就是违法的了!”

    “哈哈,讲得有道理!”

    众人听了发出一阵会心的笑声。

    “阿力,那你给咱们从业者分析分析,咱们这行的问题根源是什么?三千万卡车人的出路究竟在哪里?”

    “要我说呀,这个行业所有的痛苦,都源自产能过剩,导致同行恶性竞争。我常常逛卡车人的论坛,论坛里除了方方面面的问题点和诉求外,还有一个很大的误区:就是呼吁取消《道路运输从业资格证》和减轻货车驾驶证扣分降级处罚。”

    “呃,怎么说它是个误区呢?”

    “因为运输行业的当务之急就是要去产能,去掉劣质产能!怎么样去劣质产能呢,就像钢铁产能过剩一样,需要政府部门来干预……真正地担负起责任来,提升管理水平,建立行业征信体系,将行车日志(实时监控)等大数据导入《从业资格证》,提升行业门槛,将占30%以上的不守职业道德,不讲诚信的从业者清除出行业队伍,同时达到市场供需平衡,这样,大多数作风优良,敬业守信的职业跑车人,就能够有尊严地劳动,他们的日子也就好过了!”

    众人听了阿力的一番讲解,幡然醒悟,纷纷举起酒杯。

    “来来来,阿力,你讲得很好,我们敬你一杯!”

    “阿力老弟,你如今已是个圈外人,现在看来,你还是跟咱们跑车人心连心!”

    “我生在卡车之家,我对这个群体的观察,由来已久,从感情上讲,我不希望看到这行业者的衰落。这些年来,我沉下心来做一些数据收集和调查,目的就是希望,在不久的将来,为有关部门制定政策提供一些支持……毕竟,这行业若是出事,给社会带来的影响是巨大的!”

    “嗯嗯,阿力,你是最懂咱们的人,来来,我们再敬你一杯,但愿你的愿望能早日实现!”

    “有个好消息是,如今越来越多的行业协会,媒体人士,交通运输部已逐渐认识到这个群体的苦难,已着手展开一些调查和关爱行动,相信随着社会的进步,这个行业的春天不会太远……”

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   值此长篇纪实文学结束之际,一文一碗水呼吁您:出门人在外不容易,请给予他们一个微笑,给予他们关爱。

    ○2013年3月,广东佛山货车司机遭受联合执法部门殴打,事后执法者(打人者)当众媒体对国人撒谎,信誓旦旦说自己是“文明执法”(央视《今日说法》)。

    ○2015年4月,陕西韩城雷岭村运煤司机在雨中拉着“我要生活,我要拉煤”的横幅,向村民下跪,请求放行。

    ○2017年6月30日,山西太原一辆警车逆向别住正在行驶的货车,逼得货车司机脱光衣服,赤身站在警车顶,挥舞着衣物裸'奔。

    ○2017年8月23日,54岁的珠海小货车司机周荣,为了保护自己的那辆小货车,那也是他的命,徒手抵御台风“天鸽”来袭,生生被自己的车拍死,他用生命来诠释了养家男人“弱不禁风”!

    ○2018年11月3日,甘肃省兰海高速一收费站处,一辆长下坡后刹车失灵的重型半挂车,失控从收费站冲下连撞31辆车,造成15人死,44人伤的特大事故。

    警钟长鸣,车祸猛于虎!请远离互相伤害,远离不良驾驶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