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章 危机

第5章 危机

谷舟从开始就一直战战兢兢的跟在陆渊身后,看见陆渊的动作哪里还有不明白的,原本就颤动的身体顿时抖地更厉害,简直就像是一个行走的波动球!

    “完了!完了!”大颗大颗的汗珠从他脸上落下,表情充满绝望:“没有灵气!这里竟然没有灵气···”

    修士赖以生存的修炼基础就是灵气,没有灵气,单靠他们自己身上带的那点灵石,在这里能坚持得了几天?

    “闭嘴!”陆渊低声喝止,冷冷的看了他一眼:“不想被御兽宗的人当成杀鸡儆猴的那只鸡,就马上把你刚刚看到的事情忘掉,老老实实的跟着大部队!”

    刚刚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,所有人的警惕心都瞬间提到了最高点。举目四望,周围都是一张张惶然而慌张的脸。在这种人心未定的时候,任何细微的负面消息都会让这群心理脆弱的散修瞬间崩溃,谷舟敢透露一个字,等待他的结果就是御兽宗的雷霆斩杀!

    而陆渊的动作其实也十分隐秘,并且催生乌岐草的时间也很短,除了一直关注着他的谷舟之外,其他人根本就不知道他做了什么!

    谷舟的身体还在颤抖,虽然依旧是满脸绝望,却明智的沉默了下去,只是靠得陆渊愈发紧了几分。

    陆渊皱眉,不动声色的再次和谷舟拉开距离!

    他早就怀疑这个家伙有问题了,他所见到过的散修不计其数,没有哪一个会像他这么跳脱的!

    不是他不待见过于活泼的人,事实上散修生存艰难,整日都在为生活奔波,焦心第二天修炼的灵石在哪里都来不及,哪里会是他这一种少年不知愁滋味的样子?

    而且隐忍几乎是所有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散修必备的品质,怎么可能像他那么咋咋呼呼的……

    这家伙绝对是隐瞒身份混进来的!

    ···

    ···

    这时,走在前方御兽宗众人纷纷放出了他们所豢养的灵兽。

    御兽宗善驭使灵兽,一身修为有半数都体现在所豢养的灵兽之上,而他们所放出的灵兽中,最令人瞩目的无疑是王安身边那只星点云豹。

    它的修为在炼气期十层左右,几乎与王安的肩膀齐平,肌肉线条流畅却充满爆发力,在淡黄色的皮毛之上带着星星点点的斑纹,这种皮毛颜色在森林里是一种极好的保护色。

    作为修真界数得上名号的优雅与残暴并存的灵兽,它的外表极具迷惑力,眼神似一潭安静清幽的泉水,清澈动人,像是有星光在其中闪耀,身体轻盈,行走中不会发出丝毫声响。

    刚刚被王安从豢养袋里放出来的时候,或许是因为这里的环境与修真界差异很大,星点云豹有些不安的来回踱步,发出低沉的吼声,王安安抚了好半天才缓缓平静下来,然后被王安带着走在了队伍的最前面。

    对于新界这种完全陌生的危险环境来说,御兽宗的特性让他们在前期的探索可以积累极大的优势。

    御兽宗善驭使灵兽,而灵兽的警觉性在很多时候都远超人类,在最初的探索过程中,这样可以极大程度的降低伤亡率。也正是因为这一点,才引发各大宗门对御兽宗的联手打压,以至于就连罗浮城这种边缘城镇都会有金丹修士坐镇了。

    有灵兽开路,大多数散修紧绷的心神都有了些许缓解。就算是遇到危险,相信有星点云豹的示警,他们也不至于连逃命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   一行人疾步前行,从正午时分走到了黄昏,周围还是千篇一律的茂密丛林,并且依旧没有见到任何生灵,也没有丝毫走到森林边缘的迹象。

    并且随着天色渐暗,森林中一些植物竟发出了淡淡的荧光,光芒颜色各异,宛若一条条七彩光带遍布森林之中,让人宛若置身星河。

    人类与其他非智慧生灵的区别,其中一点就是始终对美的事物抱有向往之心,在这种环境中,绝大部分修士都放松了心神,包括那些御兽宗修士。

    除了越来越焦躁的灵兽。

    除了陆渊!

    ···

    “不对!不应该是这样的!”陆渊额头冒出了细密的汗水。

    “怎么了?”谷舟如附骨之蛆,一看陆渊表情不对劲,立刻就贴了上来。

    现在陆渊也没精力细想这家伙的真实身份到底是什么了,他指着地面厚厚的一层腐殖质和落叶说道:

    “你看,从一个时辰开始,地面就变了···”

    而且,周围已经渐渐出现了虫鸣鸟叫的声音,甚至远处还有隐约的兽吼声传出。

    “这不是好事吗?之前说不定是误入了什么强大生物的领地了,安静地怪瘆人的。”谷舟反而有一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。

    “恰恰相反。”陆渊神色凝重:“如果刚刚那种安静与干净是一种远超我们想象的强大生物造成的,对它来说,我们就像是地面的蝼蚁,连闯入它领地带给它的威胁感都不会有,你会闲得专门去踩死几只蝼蚁吗?所以我们才能毫无波澜了走了这么远的距离。但是现在···”

    “我没事的时候就喜欢踩蚂蚁的。”谷舟干笑着讲了个冷笑话,笑容却比哭还难看。

    他明白陆渊的未尽之言。

    对于那个神秘的强大生物来说,他们是蝼蚁,但是对远不如这个神秘生物的其他生灵来说,他们这一百多号人,还全部都是修士,单是血肉就是一盘美味滋补的大餐!

    这时,远方忽然响起此起彼伏的兽吼之声,并且声音还在逐渐变大,像是在迅速往他们所在的方向前进一般。即便陆渊不懂那些吼声的含义,也能感觉到其中蕴含的兴奋和疯狂。

    所有人变了脸色,星点云豹发出焦躁的吼声,若不是王安极力控制,只怕早就窜了出去。

    “完了!完了!”谷舟又开始进行习惯性的哀嚎,并且还死死抱住了陆渊!

    “陆渊:“···”

    gay里gay气的,你给老子放开!

    而此时,地面已在隐约颤动···

    这个不足两百人的队伍瞬间陷入了慌乱之中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