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 执念

第1章 执念

夜,墨黑沉寂,星云尽隐。

    本是万物静繆时,可在那天地之间,却有一条金色巨柱擎天直立,轮转不休。

    “万年蛇灵,通天化蛟,可让老夫苦等。”

    武域之地,灵殿顶巅,一位身披金衣的老者面朝异象,挺立如松。

    “嘶!”

    突然一声长嘶撼地破空,巨柱之中,鳞光霍霍,一头身逾十丈的蛇兽拔地直上。

    顷刻间,光芒贯横,整个天穹亮如白昼,伴随着滚滚隐雷,底下的大地开始轰隆震响。

    “开始了!”金衣老者握紧双拳,颤抖的身子,极易让人得知他内心的翻江倒海。

    他还等,等一个万无一失的时机。

    同样在等的,还有数万名灵殿高手,个个整装待发,蛰伏于巨蛇之下。

    蛇灵的速度极快,片刻功夫,已达顶空。

    就在这时,巨柱顶端,一道七色神雷凝聚,自那苍穹之上,朝着蛇灵横空劈来。

    “天降雷劫,行动良机!”

    “杀!”

    数万名武者化作一道道银光,朝蛇灵疾驰掠去。

    似乎早有预料,蛇灵反身一甩蛇尾,一股庞大惊人的威压随之蔓出,腾空的武者纷纷坠地。

    显然这只是个开始,苍蝇群般的武者,一波接一波,缠绕不止。每耽误多一刻,神雷凝聚的能量便愈之恐怖,到那时,即便全盛状态的万年蛇灵也无力渡劫。

    这就是皇玄宗为何敢倾全宗之力冒犯万年蛇灵的原因!

    巨硕的蛇尾,发疯般地抽打着虚空,滚出一圈圈惊天波澜,可底下的武者不减反增。不知持续多久,直到头顶之上一抹紫光闪过时,灵蛇整个兽躯猛地愣住。

    紫雷劫!

    从没有兽灵能渡过的紫雷劫。

    迟了,还是迟了!

    “嘶!”

    一声长嘶,悲震苍穹。

    蛇灵昂起头颅,灯笼般巨眼死寂地盯着正北远方,正是灵殿方向。

    “它要干什么?”金衣老浑身一顿,突然他面色大变,“莫非?”

    抬眼那刻,大地与虚空一同抖动。一圈接一圈的彩光自蛇灵身上萦转而出,将这个天地洗刷得斑斓多彩。

    ………………

    …………

    时过境迁,岁月流转,距离那次蛇灵升天化蛟之事已有三年之久,人们也只是在茶谈饭后方偶然提及。有传言,那夜万年蛇灵突然自爆,体内的兽核不知所踪,最后只能以皇玄宗的一无所获黯淡收场。

    时值晌午,骄阳如火。

    位于洪州境内的青城宗,街衢石道热气升腾,行走其中的杂役弟子,个个大汗淋漓,难受的不行。可即使如此,不远处的汉白石天坛仍是热闹非凡,陆续不断的身穿绛青衣的弟子,挤得周遭水泄不通。

    “你看你看,太搞笑了,那个人头上的香炉居然插了八株香!”人群中,一名姿色妖媚的女弟子,指着天坛中的一名处罚者,捂嘴乐道。

    难得自抬身价的机会,旁边一粉头油面的男弟子赶忙插话:“孤陋寡闻了吧,杂役弟子中大名鼎鼎的千年老二,你这都不知道?依我看,就算让他考核二十次也没用。”

    “原来是他呀!进宗时就是灵武二重水平,都三年过去了,还是灵武二重,呵呵,真逗……”

    被同门指指点点,这位千年老二弟子倒是从容镇定,脸色平静,并没有半点自甘堕落的沉沦。

    他叫凌枫,这些年来,周围人的冷嘲热讽,对他来说,早已经是家常便饭。

    耳不听则为净!

    可其他年轻的处罚者,内心就没这般强大,个个羞的耳根直红,其中几个女弟子更甚,眼眶红红,大有眼泪打转之势。

    依青城宗规矩,三次外门考核不通过,从第四次起,就必须接受‘天坛燃香’的当街示众。

    凡是被处罚者,说明天分极低,自然遭人鄙视。

    不多时,处罚结束的弟子,一个接一个狼狈逃窜,终于一阵燥风吹过,自己炉中的八株香也燃到脚。

    拿下头上的香炉,凌枫大吐一口气,也不顾身体的酸痛,擦了把汗水,他抬起步,准备朝木屋的方向离去。

    “我说什么来着?”

    就在这时,耳边响起一声讽语,迎面走来几位不善之辈。

    一位鼠头鼠脑的少年,此刻显得神气十足,“天坛燃香的处罚,肯定有凌家那小子的份!”

    其余人显然是以他马首是瞻,通通附和,“是是是,三爷果然神机妙算……”

    这货,凌枫自然认得,严家三公子,严勇。

    作为凌家的死对头,严家的实力一直不容小觑,所以就算严勇天赋平平,在宗内一样混得风生水起。

    “该死!”平日里便没少找自己麻烦,现在被抓个正着,肯定没果子吃。

    可还没等凌枫作出反应,严勇身旁的几个小厮已经将他团团围住。

    “见了本爷还想跑。”严勇一脸得意忘形,“今天我就替宗门好好收拾你,看拳!”

    “住手。”

    眼看拳头将至,突然一声怒喝,让严勇的手臂愣在半空。

    眼帘中,一位身穿紫红袍子的男子正跨步走来,身旁还有一名妙龄女子,同样是紫红袍装扮。

    “我靠,凌家大公子怎么来了?”见到来人,严勇的脸色霎时发白,

    紫红袍,这可是外门弟子的标志,无论地位还是实力,都远在他这个杂役弟子之上,何况还一下子来了两个。

    他咽了口唾沫,神色惊慌,“凌辰师哥,千万别误会,正和凌枫师弟闹着玩呢?”

    凌辰神情凶横,一字吐出,“滚!”

    “滚……马上滚。”几人当刻屁滚尿流往后撤,慌张之余,严勇差点失足踉跄摔地。

    麻烦化解,杵在原地的凌枫却有些踌躇,犹豫片刻,他还是上前答谢,“多谢辰兄出手相助!”

    “哼!”

    凌辰瞟了眼凌枫,神情厌恶至极:“有其父必有其子,烂泥扶上墙,以后少给我在宗门丢凌家的脸。”

    被人灰土灰脸就是一棒,凌枫一下子尴尬由生,特别是被人当众辱骂生父,他紧紧攥紧双拳。

    “哥,你看你,又来了。”见状,旁边的凌敏扁起小嘴,故作不悦。

    见妹妹耍起性子,凌辰才不好气地甩了下右袖,“敏儿,你不是说有事吗?还不说,等下误了练功的时辰。”

    “知道了!”凌敏吧唧一句后,便三步作两步上前来,刚还气鼓鼓的脸蛋立马变得雀跃喜人,右手同时从自己怀中掏出个布袋,“凌枫哥,拿着,这是婶婶给你的信。”

    “娘亲!”

    凌枫脑袋一个咯噔,赶忙抬起手,接过布袋。

    然而布袋入手有些沉,似乎除了信,还搁有其它东西。

    “凌敏妹,这……”凌枫刚想出声问道,立马被一声“嘘……”声挡了回去。

    只见凌敏食指印在唇前,神色有些慌张,而后才声若蚊呐说道,“别让我哥知道,里面的东西对你修炼有帮助。”

    “可……”凌枫还想推辞,这时耳边传来一声怨喝,“敏儿,还和他废话那么多干什么?练功时辰马上到了。”

    “来了!”

    转头答允一声后,凌敏突然表情认真起来,眸子坚定,“凌枫哥,明天的考核,你一定会成功的,敏儿相信你!”说完,她竖起拳头给凌枫鼓一下气,才匆匆转身跑过去。

    纤瘦的背影一点点消失在眼前,凌枫株在原地,良久,对着天地,他轻轻点了点头。

    夜入十分,青城宗的外门弟子早已进入梦乡,唯独北边的一间木屋中,灯火晃亮。

    凌枫盘腿坐在床榻之上,他的面前,静静躺着今天凌敏妹给他的布袋。

    布袋里有一封娘亲寄来的家信,小心翼翼地从中取出,他目阅起来。

    “枫儿,你寄回来的灵石,娘亲收到了,莫要担心,娘亲一切安好。

    因为枫儿是武者的身份,以前府里胡作非为的下人,现在对娘亲都是笑脸相迎,所以枫儿专心练武便好,不用惦记家里。

    平常练功,也不用操之过急,顺其自然,只要你健康开心,娘亲就放心了。

    ……”

    凌枫看的很认真,一个字接一个字,惜字如金,当看到最后,凌枫嘴角方微微掀起,露出一丝笑意。

    总算让家族里面那群势力小人有所收敛,看来这些年的努力,并没有白费。

    “实力,果然是实力!我必须通过外门弟子的考核。”凌枫眼里露出坚定的神色。

    其实他心底,除了让娘亲过上好日子外,还悬着一颗庞大巨石,那便是父亲的遗愿,可想完成这个遗愿,他的武者之路才刚刚起步。

    想到这,凌枫敛敛心神,从布袋取出一株灵草。

    这株灵草名为地灵草,通体黝黑,其中蕴含的灵气,武者吸收后,对自身修炼提高有莫大的好处。不过因价格不菲,就连凌家这种大家族,每人一年的配额也就一株。

    没想到凌敏妹把地灵草拿给自己,凌枫心底顿时升起一丝丝暖意,感动莫名。

    拿起这株地灵草,突然他神色一变,眼神凛冽,

    “伺候你三年,也该轮到你偿还一下了吧!”

    语落,他一咬牙,十指飞快,灵草印在两掌之中。

    刹那间,莹光乍现,灵气急窜,一股股灵气如着了魔一般,疯狂地钻入他的掌心。

    这些灵气沿着体内的经络,全部汇聚至肚脐下三寸的位置,正是丹田位置。

    可不同其它武者的是,他的丹田之内,此刻竟然盘踞着一颗血红兽晶,熠熠发亮。

    仿佛来自上古的气息奔腾涌出,神秘而苍茫。

    PS:一定要记得收藏一个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