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章 好奇

第2章 好奇

一曲九转回肠的‘叶曲’响起在整个招聘大厅,此时天鹤着急找工作,着急赚钱,着急发展自己的事业给母亲报仇,所以此曲听上去内心痛苦焦急。

    天鹤没用丹田之气,他知道‘叶曲’的穿透力极强,所以也不敢太张狂。

    只是,就算不用丹田之气,‘叶曲’也是一种情绪音乐,他的情绪随着音乐而出,能引起别人的共鸣。

    在招聘会的人群,大部分都是来找工作的,同样也有焦急的情绪和心情,所以此曲一出,马上引起了大家的共鸣,音乐带出了大家的心声。

    吹了一会,天鹤回脸一看,顿时吓了一跳,身边好几个男女学生眼泪都下来了。

    而中年妇女此时也微微皱眉,脸色并不好看,当然,这不是天鹤吹得不好,相反,正是因为天鹤的曲子吹的太好。

    谁能想到,一个没有乐谱的纯音乐,能够给人带来如此感觉,感觉如此强烈。

    丹田之气微微发出,手指轻柔的在嘴边一弹,曲风瞬间改变,从焦虑不堪的音符一下子变成了平和的调子。

    天鹤强迫自己想起三年时间学到的《静心经》,《静心经》源于佛教,好像《大悲咒》一样,瞬间让人的心情安静下来,脸上的焦虑之色荡然无存。

    一曲终结,天鹤大叹一口气,心中微微有些后悔,早知道吹一些有曲调的音乐比较好,至少不会让人这么共鸣。

    这时,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发出了一个掌声,惊醒了好些‘沉睡’中的人,接着一个掌声,两个,三个……

    最后是一片掌声,所有人响起的掌声激情且热烈。

    连中年妇女也面带笑意鼓起掌,而且眼中一副深深的笑意,非常玩味的看着面前这个第一印象很不错的男孩,嘴中还淡淡的说着:很好,很好。

    只是这声音被热烈的掌声给覆盖住了。

    良久,长久的掌声停止,一个声音传来:“哥们!再来一曲。”

    “对呀,再来一次。”有一个声音就有第二个。

    “他-娘-的,逆天啊,再来一个吧哥们。”

    “……”

    中年妇女微微一笑,没有理会旁边乱哄哄的人群,合上桌前的黄皮本子:“这个家教我请了,不过有件事需要说明一下。”

    身份证?

    天鹤心中一紧,完了,要身份证自己可没有。

    妇女笑着伸出一只手:“现在我不是中介,而是用我自己的名义,请你为小女当家教,可以吗?”

    “呼……”天鹤听到这个要求,长出一口气,忙点点头:“可以。”

    这时,人群中挤出一个胖乎乎的男人,走到天鹤身边,很是激动的递过一张名片:“小兄弟,我是寰宇娱乐的,不知道小兄弟有没有决心进入演艺界?我们公司承诺最大程度的包装你。”

    “哇,寰宇的,这小子运气真好。”

    “别羡慕了,人家有这个实力。”

    “也是,吹的树叶我都想哭,快点,找他签个名,到时候出名了就见不到了。”

    “聪明,让让,让让,别挤着我,我要签名。”

    天鹤心中一动,说真的,他现在很缺钱,差点就脱口而出答应下来,如果能进军演艺圈,那钱肯定是大把大把的来。

    但是!自己的名气越大,性命越危险,那个女人会放着自己发展不管吗?

    沉思片刻,天鹤还是接过了名片,但嘴里却说:“不好意思,我暂时没有考虑过进军演艺圈,因为我还小,等我考虑清楚再给你打电话可以吗?”

    男人一愣,寰宇的名气在江州市谁不知道?

    不知道有多少,少男少女想进入寰宇娱乐,可惜都是上天无门啊。

    看着面前男孩不像是开玩笑,本来笑着的脸有些不自然起来:“小兄弟,小兄弟真的决定了?”

    “嗯,年纪太小,而且我在你之前刚刚答应了这位阿姨,当她的家教,做人不能言而无信。”

    天鹤其实不会去管什么‘言而有信’或者‘言而无信’的话,他只知道现在自己要赚钱,但又不能太张扬。

    所以装了一把大义凛然,说起话来不亢不卑。

    这要是让以前狐朋狗友看到了,估计又要骂这小子装-b。

    “唉,那好吧。”男人叹了口气:“小兄弟什么时候想明白了,什么时候打电话给我。”

    “很不错小伙子,我们走吧,阿姨带你去我家看看。”妇女站起身来,对着天鹤赞道,她现在是真心的喜欢上这个小伙子了,为人老实,又有逆天的实力,加上做人言而有信,在这个社会很难找到了。

    “谢谢阿姨。”天鹤‘乖巧’的点点头。

    万众瞩目这个词天鹤终于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,直到两个人离开了人才中心,天鹤都能感觉的到,身后无数目光盯着自己,而且是死死的盯着自己。

    下了楼,妇女微笑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   “我叫天鹤。”

    “天鹤?姓天?”妇女一愣。

    天鹤点点头:“是的,姓天。”

    “这个姓很少啊。”

    天鹤微微一笑:“也不算少了,千家姓里面有这个姓,不过说出去很多人都以为我自己起的呢。”

    “嗯,是像自己起的。”妇女微微一笑:“阿姨叫张玉珍,你以后叫我张阿姨就可以了。”

    “张阿姨好。”

    边走边说,不一会到了旁边的停车位,张玉珍从挎包里面拿出钥匙和保险器。

    看着面前的银色奥迪a6,天鹤不解,开这种车的人怎么会来当中介?

    眼神不自觉的看了看张玉珍。

    “是不是很奇怪?”张玉珍看着天鹤的眼神就明白他想的是什么,微微一笑。

    “有,有点。”

    “上车说吧。”张玉珍摆摆手,上了驾驶位。

    上车之后,张玉珍取了一张纸巾,轻轻的给自己额头擦了擦汗迹,刚才在人才中心里面有中央空调,不算太热,但一出来就能让人瞬间出汗,火炉城市就是不同。

    “这天啊,真热。”张玉珍嘀咕了一句,把纸巾放好之后,转头看着天鹤:“阿姨就叫你小天吧,其实,这个五顺路的人才市场,里面有20%是阿姨的股份。”

    “……”天鹤一愣,转脸盯着张玉珍,从她身上那几百快钱的黑色长裙来看,真不像是一个有钱人。

    “现在不奇怪了吧?”

    天鹤干笑了几声:“也奇怪。”

    “喔?还奇怪什么?”

    天鹤看了看张玉珍的黑色长裙:“从外表看,真看不出阿姨是个有钱人。”

    “财不露白嘛。”张玉珍笑了笑不多解释,插好车钥匙,缓缓开启:“边走边说吧,其实阿姨对你也很好奇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