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:意料之外

4:意料之外

看着萧昇双眼喷火的模样,九王萧昆不以为然。他戏谑地道:“干什么?嘿嘿,放心,肯定不是干你。顶多向你借件东西而已。下个月皇后娘娘生日,咱们做儿子的,总要显示一下孝心才对。当年你那死鬼老娘,从父皇手里骗去的凤凰卵,拿来做礼物再合适不过了。快快把东西拿出来,否则……嘿嘿~”

    笑声未落,九王陡然扬起鞭子,“啪~”地一鞭甩出。旁边的老太监关沧海连看都看不清楚,脸上早被狠狠地抽了一记,当场血流满面,什么都看不见了。但他唯恐自己惨叫出声,会让萧昇忍不住向九王动手并且吃亏,竟然死死咬住牙关,硬是一声不吭。

    身边的老仆人再受折辱,萧昇忍无可忍。他脚下用力一蹬,猛地向九王冲过去,要为老仆人讨回公道。

    看着萧昇向自己冲过来,九王不惊反喜。他阴恻恻地笑道:“居然想动粗?好,今天九哥就好好教教你,什么叫做孝悌之道!”同样发力往地面一踏,迎头冲向萧昇。

    “哈哈,大家快看啊。废亲王居然想动手打人啦!”

    眼见萧昇和九王这两兄弟,就要相互动手。跟随九王一起过来欺男霸女的那些家伙,竟然一个个都抱起手臂,满面幸灾乐祸地站在旁边看戏,半点想要上前帮忙的意思都没有。

    作为狗腿子,最重要的本领,就是要懂得看主人眼色。像殴打“废亲王”萧昇这么痛快过瘾的事,九王肯定是要亲力亲为的。谁敢上去帮忙,非但讨不到好,反而会惹得九王不痛快。拍马屁拍到马腿上,自己就要倒霉了。

    不自量力,自寻死路!这就是在场所有那些喽啰狗腿子,对萧昇一致的评价!

    大昊皇朝这个世界,是武道成圣的世界。不同于地球上那些连手枪都无法对抗的武功。在大昊皇朝,真正把武道修炼到极精深境界的高手,可以翻江倒海,移山填泽。神通广大,简直不可思议。

    所以,这个世界属于武道修行者。只有武道修行者,才是决定世界大势的真正力量。

    可惜,萧昇天生属于六阴绝脉。这种体质的人,体内经络走向,血气运行,全和普通人截然相反。

    偏偏世间一切修练法门,都以正常人体质为基础。故此,无论六阴绝脉者怎么努力想要修炼,都只是白白浪费时间。从萧昇出生开始,身边所有人都已经认定,他就是一名废人。

    ————

    今天要陪老婆去市场拿货,不然店里没有货物可以卖了。所以少了点时间码字,今天只能一更。抱歉哦

    九王身边那些狗腿子,之所以称呼萧昇为“废亲王”,就是因为这个缘故了。

    相反,九王虽然不算什么修炼天才,却至少也属于中人之姿。身为皇子,从小有最上等的药材用来锻体,又有最上乘的武道功法供他修练,所以成就也非同小可。

    武道修练,九层九段,合共八十一级登天之阶。九王已经是第二层“易筋洗髓”的巅峰九段修为。浑身铜皮铁骨,力大无穷。能够开碑裂石,生裂虎豹。要对付一个身负六阴绝脉,完全不能修练的“废亲王”,简直易如反掌。

    说时迟那时快,这对彼此视如仇寇的兄弟,已经在房间中心处相互撞到一起。九王眼眸内凶光闪烁,大喝道:“老十四,看招!”催动真元,激发出阵阵惊心动魄的霹雳爆响,整条右臂的肌肉,赫然变得活像水晶一样晶莹透明,暴露出恐怖的森森白骨。挟风雷之势,猛地对准了萧昇脑袋轰下去!

    老太监关沧海看得心里发紧,不顾一切地尖声叫道:“殿下,危险,快躲开啊!”旁边的一群狗腿子却双眼放光,纷纷喝起彩来。

    这个说:“好,是风雷霹雳手!这是当年天下十大武圣之一,风雷武圣的拿手绝技啊。”

    那个说:“当年风雷武圣全力出手,曾经一招把北疆的金顶山轰成粉碎,变成了现在的金顶湖。战绩震惊天下的。可惜因为太难练,已经失传百年之久了。”

    另一个惊叹说:“风雷霹雳手威力凶悍绝伦,尤其掌力具有强猛的爆破特性,往往能够越级击杀敌人。九殿下虽然只是武道二层九阶,但凭着这套神功,哪怕要击杀第三层的修炼者,也不算难事。何况是废亲王?”

    再有一个肯定地说:“废亲王他根本不能修练,连第一层第一阶的修炼者都打不过,更何况是修炼了风雷霹雳手的九殿下?他死定了!天上地下,绝对没有人能够救得了他!”

    众人的议论声还未落,突然间。只见九王手掌虚晃两下,无声无息地提起右腿,猛然飞踢萧昇下身。正是一招“毒龙出渊”。

    原来,九王虽然确实得到了风雷霹雳手的心法秘笈,但这门绝技实在太难练。九王资质又不算上乘,练来练去,只勉强得了个皮毛。用来吓唬人还成,要打人却不怎么中用。所以九王就想到了,上阵时用霹雳手虚张声势,然后乘机下毒手阴招的主意。

    这一套阴招,九王私底下也不知道练习过多少次了,早就到达熟极而流的程度。故此,虽然对手是“废亲王“,九王也自然而然地,就把它使了出来。

    “老十四,想跟我斗?你还太嫩!”

    此时此刻,九王心里得意洋洋,脑海里似乎已经出现了萧昇被自己踢爆下身,倒在地上痛苦挣扎呻吟的场面。感觉简直比三伏天里吃了个冰镇西瓜,还要更加爽快十倍。

    然而……

    电光石火之际,只听见“啪嚓~”一声破碎裂响爆发,紧接着,九王本能地抱着自己右脚痛声大叫,眼泪水狂流。身体摇摇欲坠,连站都站不稳当了。萧昇则安然无恙,连半根头发都没掉。

    原来,就在九王飞腿踢出的那一刹那,萧昇脚下步法陡然产生变化,向旁边斜斜移开三寸。别看只是三寸,但差之毫厘,便谬以千里。九王那一腿就此踢空,擦着萧昇衣服下摆扫了过去。

    假如只是一脚踢空,倒还无所谓。偏偏,那群狗腿子之前在书房里大肆破坏捣乱,将书桌推倒在地。这张书桌是紫檀木造的,足有二、三百斤左右的分量,沉重非常。桌子四边四角,还包了赤铜。九王一脚踢空,小腿不偏不倚,恰恰就撞在书桌的其中某个铜角上。

    于是乎,“啪嚓~”一声大响过去,整张书桌都被彻底踢散。而九王的小腿骨,则直接断裂成两截。可谓名副其实,两败俱伤。

    这一切自然并非巧合。而是萧昇存心要让九王自食其果。说时迟那时快。趁着九王骨折剧痛方寸大乱,门户大开毫无防备的机会,萧昇抢步上前,不由分说,挥手就是一记耳光,重重地掴下去。

    就连躲闪的念头,都还没来得及产生出来。九王已经被这记巴掌狠狠打了个正着!他本能地又是一下嘶声惨叫,活像陀螺般原地打了几个转,登时感觉头晕眼花,天旋地转。终于再也支撑不住,“啪哒~”一下,扑倒在地。

    带着三分惊讶,三分愤怒,三分恐惧,还有一分最浓烈的难以置信,九王带着满口鲜血,嘶声叫道:“废物,你怎么可能……”话还没讲完,他已经脑袋一歪,直接晕死过去,再也不会动了。

    同一时间,只听见“啪~“的清脆破裂声传出。系在九王腰间的一块羊脂白玉佩,也不知道是不是摔跌在地的时候被碰坏了,竟然断裂成两半。

    没有人注意那块玉佩。出乎意料之外的结局,已经让旁边那群看热闹的狗腿子们,一个个睁大双眼,张大嘴巴,连半句话都说不出来。极度震惊之下,他们脑海中几乎全变成了一片空白。

    直过去好半晌,那帮狗腿子才如梦初醒,纷纷惊叫出声。呼啦啦一下子涌到九王身边,手忙脚乱地探他的鼻息。又抓住他的身体,拼命摇晃。

    “九王殿下被打倒了?被废亲王打倒了?”

    “怎么可能?怎么可能了?”

    “老天,我是眼花了,还是做梦?”

    “九王殿下,殿下,您感觉怎么样了?快醒醒啊!”

    “大牙都被打掉了。这一巴掌好狠啊。”

    “别动,别动,最要紧的是九王殿下这条腿骨折了。要是不小心的话,说不定会变瘸子啊。”

    “怎么办怎么办?究竟怎么办啊?”

    要说这群狗腿子,欺男霸女,调戏调戏大姑娘小媳妇,还有拳打八十老翁,脚踢三岁小孩,那是个顶个的一把好手。但说到应付突发事件,他们就外行了。这时候眼见九王不醒人事,一个个都慌了手脚,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。

    情急之下,就有人冲着萧昇大声吼叫起来:“你,你,你竟敢打伤九王殿下?你死定了,死定了!宁妃娘娘绝对不会放过你的!”

    宁妃,就是九王的亲生母亲。在皇宫里地位不低,也很有一些权势的。

    萧昇背负双手,哂道:“本王身为天家血脉。要动我,至少也必须由宗人府的的大宗令出面。区区一个宁妃,还指使不动宗人府。反倒是你们,可得小心了。假如宁妃要泄愤,第一个收拾的,就是你们这群照顾主子不力的走狗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