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 失败的少年

第1章 失败的少年

“又失败了吗?”

    身体触碰到冰冷的擂台石板,墨无尘面色苍白,嘴角露出一丝自嘲的弧度,双眼紧紧盯着湛蓝的天空。十指狠狠地划过擂台的石面,露出十条血红的抓痕,那来自指间的痛一直传递到了心中,久久不能平息……

    “第二十八次挑战,墨无尘,败!”

    裁判朗声宣布道,旋即眼角的余光瞥了瞥地上的墨无尘,嘴角一阵抽搐:这孩子也真是够倔强的,明明知道自己无法修炼,偏要不断参加月比,简直是自取其辱啊!

    “哟,墨无尘,又是完美的落幕啊?”

    一道刺耳的声音响起,旋即台下立刻引起一阵哄笑,让墨无尘原本苍白的脸上肌肉不停地抖动,在一阵讽刺的眼光中缓步走下台去,朝着场外快步走去,身后拖着一条巨长的影子,显得极其的孤单。

    在其走后,不时又迸发出一阵阵哄笑,各种谈论的话题矛头纷纷指向墨无尘,以及如今的墨家家主。

    墨家,邺城的三大家族之一,拥有上千年历史,如今传承到今天已经算是第十代了,而墨无尘的父亲墨君离,如今正是墨家的家主,从小天赋出众,三十几岁便凭借实力独掌墨家。

    可是天常五道,墨君离的独子,墨无尘,却生来便是废人,十岁测试玄根便被硬性地打上了废物的标签,注定终生无法修炼,可是尽管如此,墨无尘始终都没有放弃过一切提高的机会,甚至不惜一切时间都在试图聚玄。

    只是每次聚玄,每次都是失败,四年的屈辱失败中,他已经记不得自己失败的次数了,只是每次膨胀的热情总是被无情地失败所破灭。

    “可恶,父亲十四岁的时候都已经聚玄六段了,而我竟然还无法聚玄,难道这就是我的命数吗?”

    一座孤寂的小山包上,墨无尘双眼漫无目的地眺望着远方,心中充满了愤恨。就在他眼光眺望的地方,正好可以看到墨家月比的擂台,那里一道道身影来回闪动,不时爆发出一阵阵欢呼声。

    “啊……”

    唇齿相交,殷红的双眼中闪过一丝不甘,墨无尘一拳狠狠打在地上,当即手指上渗出一丝丝鲜红的血液,顺着岩石表面的褶皱,不断向四面流开。

    “唔,好疼,好疼,我在干什么,简直太傻了。”

    就在拳头打在地上的时候,感受到来自指间的疼痛感觉,墨无尘便有些后悔自己的愚蠢,一抹自嘲悄然爬上嘴角,旋即收起拳头,小心吹着。

    “无尘哥哥,好啊,你原来又躲在这里,害我找的好辛苦!”

    一道精灵般的身影,迈动着莲步,快速朝着山包上走来,曼妙的身姿,立刻吸引了墨无尘的注意。

    少女不过十二三岁的样子,可是一身淡蓝色长裙,配上火红的小袄,将少女的气质烘托的无与伦比,尤其是那恬静而稚嫩的脸庞,已经略显风韵,一对小巧而可爱的薄唇显得更是诱人至极……

    别看少女年纪很小,可是却是货真价实的聚玄四段实力,即便在墨家也算是从未出现过的绝世天才,不过少女不属于墨家,而是被人托付在墨家而已。

    “唉,又是一个无情地打击啊?”

    墨无尘看一眼来人,嘴角旋即掀起一抹自嘲,脸上肌肉抖动一下,目光紧紧盯着那精灵般的少女,一步一步跳到跟前,眼中阴晴不定。

    每次的挑战后,墨无尘早已习惯性的来到这个山包,因为这里算是他内心的最后一片净土,没有别人的讥讽,也没有来自众人异样的眼光,只有这山包上轻柔地风,可以让他顿时忘却烦恼。

    “无尘哥哥,挑战赛你怎么说走就走了呢?”

    少女声音甜美,娇躯一闪,到了墨无尘身边,灵动的眼睛瞟了瞟墨无尘,嘟着嘴,一副有些恼怒的样子。

    “嘿嘿,我就是喜欢来这里吹吹风,在这里,墨家的一切都在眼中,让人陶醉。”

    墨无尘说着,故意抿着嘴,仰起头,向天上看去,微闭着眼睛,似乎真的在感受着空气中的气流一番,可是内心却空虚的很,甚至有些感伤。

    “在自己喜欢的女孩面前,还要故意装作坚强的样子,真是可悲啊!”

    “哼,别骗我了,你肯定又输了,在这里发闷是不?”

    少女有些嗔怪道,可是眼里面却流露出一丝同情,不由得小心看了看墨无尘的脸色,待看到墨无尘那略显英俊的脸上,并没有因此而生气,才稍稍轻抚一下心头,如释重负般,叹口气。

    “嘿嘿,俗话说,失败是成功的亲娘,我失败的越多,将来成功的次数也会成倍增长,现在我只是在酝酿,等我哪一天成功了,必然会一鸣惊人!”

    墨无尘讪讪道,嘴角掀起一抹得意的笑容,眼睛却不敢直视染儿,故意看向墨家的挑战场方向。

    “嗯,我就知道我的无尘哥哥,没被打击到,呶,看这是什么?”

    染儿摊开手,此时一个温润的鸽子蛋大小的白色石头,出现在她手里,散发着一股股淡淡的玄气,与空气中的气流相互呼应,随着风儿来回飘动。

    “下品玄石?难道是挑战赛?”

    墨无尘看着那白色石头,不禁诧然地看向染儿,他可是知道,墨家对于玄石的使用有明令禁止,小辈若是想要得到玄石,必选得靠参加挑战赛方可获得,胜的一方可领取一块下品玄石作为奖励,而输的一方没有奖励。

    “咕咚……”

    墨无尘狠狠咽了口口水,旋即脸皮有些僵硬地看了看染儿那俏脸的脸庞,带着不确定的语气问道:“你该不会也是去参加挑战赛了吧?”

    “嘻嘻,对啊,而且对方是个聚玄二段的,被我一巴掌打出场外了,连李长老都夸我呢!”

    染儿轻哼一声,旋即少女的那份骄傲随之而起,美丽的眼眉微微扬起,生出一副自豪感。

    “打击啊,这真是生生打脸啊……”

    墨无尘恨不得找个地缝赶紧钻进去,内心如遭雷击一般难受,连个十二三岁的少女都可以对挑战赛轻描淡写般获胜,而他如今早已近十五岁了,连个玄根都无法凝聚。

    “呶,给你吧,这块玄石就当染儿送给无尘哥哥的补偿吧,算是对你失败的补偿!”

    染儿一把拉过墨无尘的手,将玄石塞进他手里,脸上噙着一抹深情的笑意。

    “那不行,这是你应得奖励,我若是想要,自己自然会去争取,快点收起来,这玄石珍贵的很。”

    墨无尘断然拒绝道,他心底那份执着和坚持悄然升起,将玄石又塞给染儿。

    “只是一块玄石而已,况且上次我还得到一块,比这块还要好很多呢……”

    染儿不解道。

    “上次还有一块?”

    嘴角一阵抽搐,墨无尘摸了摸后脑勺,旋即眼珠一转,咧着嘴道:“你看我,好像还有点事情,下次再聊哈……”

    说完,不顾染儿反应,飞快朝着山包下跑去,沿途带起一阵飞尘……

    站在原地,一直呆望着墨无尘那渐行渐远的孤独背影,墨染踌躇了一会,俏白的脸上收起了笑容,贝齿轻咬:“无尘哥哥,虽然你拒绝了染儿,可是染儿永远忘不掉当初你为了我而拼命的场景……以后,你,由我来保护!”

    ……